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Karl | 2nd Jul 2009 | 語言與文化 | (648 Reads)
Picture繁簡之間的爭論,被染了政治色彩已經很久了。其中有很多人不明所以,人云亦云,把文字之爭硬生生與政治之爭鉤上了,使繁簡之爭增添了不必要的政治意味和色彩。政治色彩的背後,是一系列不同的意識形態。個體對於不同的意識形態的取向,也影響了對於繁簡之間的取向。

在過去兩百年間,儒家世界被西方各國從容趕過,進而侵犯、強奪財物與土地,任人魚肉。這一點,八國聯軍可以作証,圓明園也可以作証。日本明治維新後,學了西方的先進思想及技術,把千百年來一向尊崇懼怕的中國狠狠的揍了一頓。

西方國家的先進,使亞洲各國深切反省,進而燃點起學習西方的火焰。這一把火不僅燃起亞洲各國人民的崇洋熱情,也燒向幾千年來主導著儒家文化的文字。

從中國到日本到韓國到越南,都有一些改革派把自己國家命途乖舛怪罪於方塊字。他們認為難寫難認的漢字和其句式,只是國家現代化的絆腳石,學習文字困難,文盲率因而居高不下,必須搬開方可闢出通往先進國家的大道。所以,各國都出盡方法改革文字。

因而越南和韓國就揮別了漢字,改以拼音文字,日本則是漢字和拼音的平假名合一。在中國,有些人也將中華民族的一切災難都歸咎於漢字難學導致識字率低。於是,晚清後期,一些知識份子開始著手改革文字。於是,出現了白話文運動和推廣簡體字運動。

撇開中國文字幾千年來的變化不說,在近百年來,中國的語文改革經歷了三次大論爭。第一次關於漢字的論爭,在「五四」前後、白話文與文言文之爭的背景下展開。這場爭論以白話文的勝利而告終,結束了中國文言文長期以來的壟斷。

隨之而來的是推行國語,創制和完善漢字的表音系統。當時的表音系統,在老一輩八九十歲識字的老人中仍然懂得的大有人在。但是現在只在台灣仍然存在,內地卻已改用羅馬拼音作為表音系統。

第二次論爭發生在30年代,是在大眾語論爭和拉丁化新文字運動的背景下進行的。這場論爭導致了最初在國民黨統治區、其後在共產黨統治區進行大規模的群眾性漢語拉丁化實驗。新中國成立後的50年代,在全面開展文字改革的背景下發生了第三次論爭。

Picture打字機及電腦的盛行大大的有利於訊息流通及文化傳遞,但當時打字機及電腦只能打出字母。所以,柏楊先生在他的書中不只一次的提出這個廢除中文字。毛澤東一度要強行通過中文拉丁化,要用拼音來代替漢字。

在台灣的六七十年代,當電腦的發展開始冒出苗頭的時候,也有一些「歸國學人」指出,只有使用英文才可以在電腦時代生存,預言中文將會成為活化石,面對在電腦世界裏被淘汰的命運。因為和傳統中文的表達差天共地,中文拉丁化的浪潮終於無疾而終。

把中文簡化的功勞或罪孽推給共產黨是錯誤的,蔣介石歷史上曾兩次大力推動簡化漢字,時間上也早於中共推行的漢字簡化運動。1935年,蔣介石覺得漢字簡化是必行方向,責成時任教育部長的王世杰負責。在文字學家黎錦熙等不遺餘力的幫助下,同年八月以教育部名義頒布了第一批 《簡體字表》。

國民黨退守台灣後,蔣介石有意再度推動簡化漢字,社會上各方人士人反對文字改革,令蔣介石深感此事阻力甚大,便不再提簡化漢字了。蔣介石的文字簡化計劃再次夭折,而早前的簡化漢字方案在台灣遂被長久擱置至今。

Picture漢字的簡化有其原因和好處,當然也有其壞處。但是衡量一件事情,需把好壞各稱一稱,不應為了個人的習慣與喜惡而妄加非議。而且,繁簡之間也沒有必要處於對立。

知繁識簡才是正道。尤其對於用慣了繁體字的人,學習簡體字只是很簡單的事。由簡入繁難(其實也不太難)、由繁入簡易。簡體字根本不難學。最怕的是心存偏見,自居正道而不肯學習。這種心態才是自我封閉之路。

不久前,北京某些教授學者公開呼籲為了中國文化的傳承,應廢除簡體字而回復繁體字。馬英九也喊話,為了能更好的進行兩岸交流,要求內地民眾要識繁書簡,也呼籲台灣民眾要學習簡體字。內地民間學習及使用繁體字的情況有所增加,台灣民間學習簡體字的情況也是如是。

台海兩岸三地的經驗,一早已發現電腦打字的實踐早已超越繁簡之爭,用漢語拼音或不少其他輸入法打字,都可以自由切換繁簡,不用定於一,也不用被這兩者之爭所糾纏。

在大陸可以推廣使用「識繁書簡」,而台灣、香港則可以推廣使用「識簡書繁」。這樣一來,兩全其美,既能保存中文的原型和風格,也能便利的運用文字進行交流。

相關文章:從繁體字到簡體字》、《簡體字的簡化過程》、《簡體字的簡化方法》、《答客問》。


[1]

一不同意繁體字是「繁」。
二不同意正體字是「繁」。所謂繁體字,正確應是正體字也。
三不同意簡體字優於正體字。
個人而言,簡體字的出現和普及,是摧毀了中國文化。


[引用] | 作者 自聊思 | 2nd Jul 2009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
正體字之所以也叫繁體字,只是因為簡體字的出現而作出區分的。

正體和簡體,各有各的好,在某方面正體字佔優;在另一方面,簡體字佔優。

中國文化並不只存在於傳統文字中,而是存在於生活中、習俗中、價值觀中等。中華文化幾千年來都不是呈靜態的,而是呈動態的。也正是因為如此,中華文化才會繽紛多彩。

[引用版主回覆] | 作者 Karl | 14th Jul 2009

[2]

我覺得馬英九的識繁書簡建議好, 不過好像有人指責他心存討好大陸. 我也相信,要是沒有偏見, 無論是慣用繁體的人認簡體, 還是慣用簡體的人學繁體, 都應該沒問題的. 看來漢字繁簡共存是發展趨勢.

ep
[引用] | 作者 ep | 3rd Jul 2009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
同感!

繁體簡體之爭,並不是你死我亡之鬥,這並不是一個零和遊戲。大家可以共存,書繁識簡、書簡識繁並非難事。最難的,只是心中那一道牆。

[引用版主回覆] | 作者 Karl | 14th Jul 2009

[3] 关于繁简

其实在本质上没有太大区别emotion

 就像我偶尔使用的epc就没有繁体版。

一样可以使用。只要会拼音就可以。

維他
[引用] | 作者 維他 | 7th Jul 2009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
沒錯!根本是件容易的事,只是有些人無論如何也不肯學罷了。

[引用版主回覆] | 作者 Karl | 14th Jul 2009

[4]

繁體字保留了許多造字的痕跡, 簡體字某程度是標音符號. 我依然覺得標音好難讀~

飛天火羽
[引用] | 作者 飛天火羽 | 10th Jul 2009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
多接觸自然就會懂的了,多瞭解草書也會有幫助。

[引用版主回覆] | 作者 Karl | 14th Jul 2009

[5] 是你說的嗎?
Karl : 人云亦云,把文字之爭硬生生與政治之爭鉤上了,使繁簡之爭增添了不必要的政治意味和色彩。

『香港有些反對簡體字的人其實是反共,既然簡體字的推行是共產黨做的,就不理三七二十一的反。這些盲目的反共情意結在香港是很有市場的。』

九龍居民
[引用] | 作者 九龍居民 | 10th Jul 2009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6]

對!

預科時為了減輕考試長篇大論的痛苦,才開始認真學寫簡化字(之前只會讀),也只是一個星期的功夫。很難想像一些堅持不看簡化字的朋友是怎過日子的……


[引用] | 作者 Cebi | 17th Jul 2009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Cebi :
對!
預科時為了減輕考試長篇大論的痛苦,才開始認真學寫簡化字(之前只會讀),也只是一個星期的功夫。很難想像一些堅持不看簡化字的朋友是怎過日子的……

所以,過於執著自己的偏見,是進步的一大障礙。不只單單指這件事,其他的事也是如此。

[引用版主回覆] | 作者 Karl | 19th Jul 2009

[7]

很慶幸當年祖父留下一批東周列國志古文書,我放學閒暇之餘學看,由最初勉強到後來看得津津有味,其實有心一點也不難...
不過既然有人放棄,我怕有一天韓國人會拿去申請世遺,你棄我珍,怪不得是也!


[引用] | 作者 若愚 | 19th Aug 2010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8]

簡體字,其實本質上就是錯別字。它不但缺乏六書的理路,更破壞了傳統漢字的結構和意義,終究不登大雅之堂。


[引用] | 作者 Clayton | 29th Jul 2011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9]

現在看來,用正體字的港澳台,識字率都比用殘體字的共匪來得高。「反共」在香港很有市場?哈,只對一半,實情是「反共」在地球都很有市場,除了大陸和北韓之外。而且在不少前共匪的東歐國家,只講反共實在太客氣了,共產主義是比納粹更可怕的罪行,他們在「法律上」明明白白地禁止所有與共產主義有關的事物。
殘體字本就是共匪硬推的產物,最感謝共匪這項政策的就是台獨人士,因為他們不用發明文字就輕易地與土匪有所不同。
還有洗腦者說自然趨勢,如果真的那麼「自然」,那麼港澳都應該在正式文字上自然地使用殘體字,今天都2010s多少年代了,港澳正式用上殘體字了沒?笑一笑吧


[引用] | 作者 共產黨下台 | 9th Dec 2011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10]

知繁識簡才是正道


[引用] | 作者 土豆網 | 9th Mar 2012 | [舉報垃圾留言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