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Karl | 13th Apr 2011 | 時事 | (182 Reads)
Picture前天有則新聞,報導雞蛋仔伯伯被食環署在十天裡抓了三次,在網上掀起一股反食環署的風波。據說,facebook有逾萬人加入群組撐吳伯,花店無限提供木材給吳伯製木頭車,甚至有賣雞蛋仔同行更送錢援助。

面對網上及現實輿論的一片鞭撻之聲,食物及衛生局長周一嶽趕忙救火,表示同情其吳伯情況,並認為吳伯堅持自食其力的精神值得尊敬,如他想繼續經營,食環署可轉介他到合法的地方,例如街市檔攤等。

此一做法,雖然不能獲得掌聲,但也能為不斷下滑的民望略為止血。不過,想深一層,周局長的行動適當嗎?或者說,公平嗎?吳伯的個案,絕非單一例子,吳伯能享有法外恩情,其他的無牌小販呢?他們的關註眼神及法外恩典又在哪裡呢?

當然,阿伯的遭遇,是值得同情的。阿伯的自食其力的精神,更是值得欽偑的,尤其是對比於稍不如意就辭工拿綜援的人來說(請看:年輕人好好捱吧!),阿伯簡直可以說是個典範。

好了!問題來了!

食環署職員應否執法?或者說,應否獨對如此殷勤執法?為什麼沒有擅長法律的議員出來講解一下?為何食環署職員不去抓年輕的犯法者?這條法例是否過於嚴謹?能否放鬆?放鬆後會有什麼後果?執法的標準在哪裡?

坦白說,人生在世,有誰能完完全全守法?亂過馬路也是犯法!買翻版也是犯法!就連忘了交稅也是犯法!人不可能不犯法,但是,並不代表這些法律過嚴,不適合現在環境。有些小法,犯了不傷大雅的,也不必過於計較。

雖然說,香港是法治城市,但是卻不應該是一個濫講法律的地方。準確點說,應該活用,但怎樣活用,這點最難拿捏。法治並不是說死跟法律,法官量刑不也是有一定的靈活性嗎?執法也應如是!

不過,反對食環署過嚴執法只是一個表象,內裡的本質卻更值得我們深入探討。表面上,人們反對的是食環署,底子裡,人們反對的是政府高高在上的姿態、不理民間疾苦的印象。

一些改變歷史的重大社會騷動事件,往往就是由抓小販所觸發,例如:去年的十二月突尼斯引發非洲「茉莉花革命」,以及遠在六十多年前台灣發生的「二二八事件」。

在大部份社會,小販具有特別象徽意義,他們是社會的底層,象徽貧窮、弱勢、勤奮、自力更生。如果政府部門對小販執法過嚴的話,會引起公眾替小販抱不平,因為公眾會覺得政府在壓迫卑微地掙扎求存的人。

如何改善這種形象,是值得政府去深思的!

 

 

相關資料:

雅虎KPOST討論區

雞蛋仔伯伯誓不認罪 製新木頭車 今天開檔

 


[1]

對, 這做法就像内地居民, 遇到了困難, 如果有幸遇上領導人, 就能得到優先處理. 這確實對其他人不公平, 但也是無可厚非, 就像有人中了六合彩, 總不能説不公平.

熟食必須領牌, 因爲需要監管食物素質. 我從來不光顧流動小販, 因爲對他們的食物沒信心. 身為家長, 我也不會容許孩子光顧他們, 那麽, 就是需要管了. Anyway, 可謂事不關己, 由他們吧. 不過那個遷入街市的建議, 有點無奈, 街市裏那會有生意!

嚴明
[引用] | 作者 嚴明 | 13th Apr 2011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2]

雞蛋仔伯伯 原是綜援漢
(星島)2011年4月16日 星期六 05:30
(綜合報道)

(星島日報 報道)「雞蛋仔伯伯」吳旭輝揚言拒領綜援 ,自食其力養活一家五口,獲得全城尊重及同情,但接近吳伯人士向本報透露,吳伯疑為增加家庭收入,已領取綜援多年。近日突然低調的他,昨出乎意料承認阻街、無牌販賣和無牌烹煮三項控罪,被判罰款七百八十元,然後匆匆離開法庭,表現耐人尋味。

  記者:連家欣 陶法德

  七十四歲的「雞蛋仔伯伯」吳旭輝,本月十日早上在天后被食環署 人員拘捕,揭發他十日內被三度票控,連日惹來社會熱烈迴響,逾五萬網民更在網上力撐他,而其家境狀況,亦迅被「關注」。

  曾稱拒領綜援 自力更生

  吳伯日前向外聲稱他是海豐人,二十多年前在內地娶妻,育有一子兩女,年齡由十五至十八歲,仍在求學,妻兒現居於內地,全靠吳伯賣雞蛋仔養活一家五口。他亦曾公開透露拒領綜援,堅持要自力更生,但每月平均只賺得約六千元,其中四千元也帶回家鄉養家,生活艱苦。不過,本報獲悉,吳伯多年來有向社署 申領綜援金,他在街頭售賣雞蛋仔,疑為增加家庭收入。社署接受本報查詢時表示,有關吳的報道仍正跟進調查,暫不作進一步評論。食環署發言人則對吳伯是否有申領綜援不予置評,只稱他是否領取綜援人士,不影響食環署的工作。

  十多名市民法院外聲援

  對於食物及衞生局局長周一嶽 曾稱,可否協助吳伯找一合適地點繼續賣雞蛋仔,食環署發言人稱會考慮不同方案,並嘗試聯絡吳了解其意願。

  昨晨約九時,連日「失蹤」的吳伯,穿上白色汗衣和格仔短褲「街坊裝」,在社工陪同下抵達東區裁判法院應訊,十多名市民亦有到法庭聲援。

  庭上透露,吳伯有三十八次阻街、三十七次無牌販賣和無牌烹煮食物紀錄,當主控官讀出首兩項包括阻街和無牌販賣雞蛋仔的控罪,他都爽快認罪。

  爽快認三罪 官判罰款

  不過,當主控官讀出第三控罪,指他無根據並按照授權經營熟食牌照而烹煮雞蛋仔、麵粉和蛋漿時,吳伯即以不純正的廣東話稱:「我當時未開檔,未開始賣!」暫委特委裁判官馮寶儀聞言後說:「你認唔認罪自己決定,有做就認,無做就唔好認。」他聽後便決定認罪。

  裁判官判他阻街罰款二百二十元、無牌擺賣及無牌煮食各罰款二百八十元,合共罰款七百八十元,並充公所有證物包括擺擋用的木頭車。吳伯指無錢繳交罰款,要求一個月內交還,獲裁判官接納。

  吳伯認罪後即和社工離開法庭,一直無回應記者所有提問,但仍被十多名記者包圍追訪,情況混亂,吳伯舉步為艱,一度站在馬路中央不知所措,須警員維持交通,他在馬路跟記者「對峙」十多分鐘後,始成功截乘的士離去。

  案件編號:ESHW400/2011

http://hk.news.yahoo.com/article/110415/3/ntwi.html


[引用] | 作者 Karl | 16th Apr 2011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3]

根據18/4/11的經濟日報「爾事港」,雞蛋仔阿伯一家五口住在黃大仙公屋,當中四人包括吳伯更領取綜援10年之久,每月逾萬元。

Karl
[引用] | 作者 Karl | 18th Apr 2011 | [舉報垃圾留言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