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Karl | 29th Oct 2011 | 時事 | (47 Reads)

 接上篇《從對生命的漠不關心到對正義公權力的無限鄉愁(一)

Picture公權失信:各地有勢力人士互相勾結欺壓百姓,官府漠視不敢言,甚至連成一氣、狼狽為奸,利用公權力打壓平頭百姓。僅用以維穩一項支出,就比國家軍事開支還大。平民為何上訪?就是對當地公權力死心,只能訴諸中央,到京城告御狀,尋求最高權力主持正義。平民不信地方政府,自然不敢多管閒事,惹禍上身。

法律漏洞:內地法律中存在著引人犯罪的誘因,意外導致他人死亡的罰則竟然比意外導致他人傷殘為低,這一誘因促使肇事者有意無意地加重受害者的傷勢,加大其死亡機率,以圖減少罰款。南京彭宇一案,法官竟以「合情理」作為裁決理由,而忽視證據,判處好心幫人者有罪,又怎麼會不造成不良的社會效果,間接鼓勵人們把伸出的助人之手急速縮回。

傳媒失語:內地傳媒受制於宣傳部,不能暢所欲言地揭露社會不公事件。縱有個別傳媒膽敢打擦邊球,摸摸老虎屁股、捋捋者虎鬍鬚,定然遭到強力打壓,以致下情不能上達,徒有歌舞昇平之聲,缺乏反映現實之語。官方電視台對於不公事件置若罔聞,對正面訊息的傳播又流於說教,沒有好好宣揚好人好事。

這六個深層次原因有時互為因果,有時各自為政,關係錯綜複雜、盤根錯節。要一一除去並非易事,而且每個深層次原因的形成,也有其更深層次的因素。所以,要改變甚至除去這些深層次原因,只要改動一個,其他的往往也會限著改變,正所謂牽一髮而動全身。

改變不會無綠無故出現,促使改變的因素往往是社會大勢,甚至世界大勢所促成。從毛澤東的「以階級鬥爭為綱」,到鄧小平的「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」,再到胡錦濤的「建構和諧社會」,決定因素都是社會大勢。

現在中國的社會大勢是:政治上相對嚴謹但比之前稍為寬鬆;經濟大勢是自由、甚至散漫但又擔心政府干預的氛圍;文化上是向錢看,其他一切靠邊站。 在這些大勢下,要改變真不知道要從哪裡開始下手,而且不管從哪裡開始下手,一系列配套也要齊備,方能慢慢走向成功之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