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Karl | 23rd Nov 2007 | 語言與文化 | (1494 Reads)
Picture普通話即是北方方言,即北方話,是現代漢民族共同語的基礎方言。狹義的北方方言指華北一帶的漢語方言,廣義的北方方言則是指一個跨越黃河、長江,北起東三省,南達雲、貴、川,縱橫幾千公里的大方言區。

現在的普通話也就是國語,即是一國通行的語言,也就是現在的官話。據說粵語曾經是中國先奏至兩漢時的官話,不過那時叫雅言。到宋朝時,「官話」這個名稱才正式使用。唐朝時的官話是閩南話,明朝時則為吳語。普通話這個稱謂是到了後期再改的名,意即是一般普通人所共通的話。所以,在台灣地區的所謂國語和在內地所謂的普通話,其實是指同一種語言。不過,因為兩地長期阻融,所以在發音上有些微的分別。

由於歷史的原因,中國北方的少數民族和漢族人一向有諸多的交戰和交往,致使在北方流行的話漸趨一致,因而形成普通話。因為普通話內部的一致性較強,從北國冰城哈爾濱到南國春城昆明,直線距離3,000多公里,兩地的人通話卻沒有多大困難。

北方方言話是漢民族共同語的基礎方言,這是長期歷史發展的結果。因為北方話區域在漢族歷史上無論政治、經濟、文化各方面,都佔有特別重要的地位。後來「官話」(「官」是公共的意思)名稱的產生,也說明北方話體現了漢語發展的趨勢,它作為基礎方言的地位已經得以確立。

唐朝以前,很多古詩是以粵語為基礎的,所以以粵語讀起來會很上口,但以普通話讀起來卻不押韻。宋代以來,許多著名的白話文學作品,從話本、元曲到《西遊記》、《儒林外史》、《紅樓夢》等,都是以北方話為基礎寫成的。

北京是中國幾百年來的首都,自1421年開始,共五百多年。中國人一向以北京音為 「正音」,因此傳播得很遠。本來華北這一個系統的語言 (後來叫做 「官話」) 的區域很廣,連雲南、四川、貴州都包括在內,影響本來是很大的,北京話本來就為這些地區的人所了解,因此,學會了北京話,就可以走遍中國絕大部分的地方,而沒有語言的隔閡。

不全因為北京是首都才把北京語音認為標準,國民黨雖然遷都南京,蔣介石也是江浙人士,講的應該是吳語,但他卻不曾把南京話定為 「國語」,可見北京話是全國最佔優勢的語言。普通話的所謂 「普通」,是 「普遍、共通」 的意思。

普通話內部一致性較強,在漢語各種方言中,它的分布地域最廣,使用人口最多,大約佔漢族總人口的70%以上,可分為四個次方言:

(1)   華北、東北方言:其中膠、遼半島的語音有顯著的特點
(2)   西北方言:內部分歧多一些,特別是山西中部、北部和陝西北部
(3)   西南方言或上江官話:其內部最為一致
(4)   江淮官話或下江官話

此外,在通行非官話方言的地區中,還存在著少數由於歷史原因而形成的「官話方言島」,如福建南平城關的「土官話」、長樂洋嶼的「京都話」、海南島的「儋州軍話」等。台灣地區由於長期和內地隔離,普通話的發音也和內地標準的發音有所不同,其中最大的分別是捲舌音,其他的則大同小異。

五四運動以後,可能因為中國正在快速地現代化,語言的隔閡造成了諸多不便所致。所以,經過種種考慮後,以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及取易不取難的推行原則,定以北京話為國語。嚴格來說,普通話並不全等於北京話,而是以「官話」為基礎發展而來的。北京話裡的很多俚語,在普通話裡並不流行。

普通話的普及性,不僅止於知識份子,而且據估計,其使用人口佔全國的70%。可見,即使政府沒有將普通話當作國語來推行,普通話也會很自然地流傳到全國而成為通用語。

中國近代使用「普通話」名稱的時間不太長, 迄今只有100多年的歷史。1902年桐城學派古文學家吳汝綸(1840-1903) 被委任為京師大學堂總教習,奉命去日本考察學制。他回國後寫了一本 《東游叢錄》,記錄了他與日本學者伊澤修二的談話。

伊氏曾向他建議, 中國應該推行一種官方認可、統一的語言來教育民眾。 他說:「敝國語言之相懸殊者,首推語音。初建師範時, 募漢人入學,俾其歸而改良語言。今年春,什曾游台灣, 見學生之設立普通語研究者,到處皆是。」

到了1906年,中國學者朱立熊在日本寫了《江蘇新字母》時, 又借用這個詞。不過他把「普通語」改為「普通話」,意為「各省通行之話」。 他認為漢語可分為三大類:一類是「國文」(文言);二類是「普通話」 (各省通行之話);三類是「俗語」(方言)。所以朱立熊應是我國最早提出 「普通話」名稱的學者。

當然,當時「普通話」名稱還沒有怎麼流傳,廣泛使用的 仍是「官話」名稱。辛亥革命後,廢「官話」名稱,改用「國語」。 1949年新中國成立後,「普通話」名稱才正式、大面積推廣與使用。

.

部份資料來源:

http://www.ccym.edu.hk/pth/index.htm 明愛莊月明中學 普通話科